我搬进了一个一楼的大破房子。嗯,没有二楼的那种。夏日的夜晚凉风习习,我早早关了灯(至于为什么关灯,是因为灯光太昏暗…),躺在床上睡不着觉,或者说不敢睡觉。我稍微抬个头,就能看见窗外的树,纳凉椅,还有月光,照着树影重重。不知道怎么就害怕起来。

门是旧时的木门,只有个木制门阀手,极容易进小偷。我想把我的贵重物品全放在床边,伸手就能触碰到的地方,但又害怕小偷进来后,为方便得手,顺便把我命给害了。想到这,我更不敢动弹了。

我还害怕夏日里的蚊虫。想来住在一楼,门窗一不严实就会多好多蚊虫叮咬的烦恼,就又裹着被子,沮丧得不行。

突然我爸就打着手电来找我了。天知道他怎么就打着手电来找我了。我又被吓了一跳。我这是在哪?北京还是深圳?总之不在老家。

我把我的害怕,我的担忧告诉了他。

他说没事的,住这周围的人,都习惯晚上起床去外面吐口水。一般没小偷敢来撒野。治安好极了。

我更害怕了。

然后我们开始絮叨一些正常点的家常。

他说你的猫还养着呢?

我说是啊。说完我惊觉怎么一直没看到我的猫在哪。我又担心起来,我的猫呢,它去哪了?

他又说你的驾照还没考呢吧?

我说是啊。一直忙忙碌碌,没能抽出时间。

他说对了你刚是不是去厨房了。我在那看到了你,跟过来你却躺下了。

听完我的手脚越发冰冷。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我不要住在这里!

于是我就醒了。身体躺在这马上要到期的但因为各种没时间导致没来得及去找新住处的7楼的房子里的床上。我的猫用最舒适的姿势一如往常般躺在我的脚边,想来也是安然无恙。拿过手机一看,已经8点多了,手机里一条未读微信,一个未接来电。窗外大妈们歌舞升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