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5年,我55岁,儿子28岁,大约是我现在的年纪,按道理,他应该跟我差不多,每天工作八小时,或者更多,然后周末双休,自己出去玩耍,或者带上家人。
但是看过《头号玩家》电影的人可能都知道,这一年发生了什么事情——虚拟现实介入现实。
那个看起来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在一无所有时,在虚拟现实的游戏里,通过自身的努力,获得了游戏作者的亿万遗产、游戏的所有权、心仪的姑娘、可信赖的伙伴。虽然因为剧情的需要,这个幸运的年轻人,为得到上述的东西,经历了不少的曲折,但毕竟是一个惹人羡慕的结局。
但这不过是来自一个活在当下的人视角的羡慕。

真当虚拟现实介入了现实的时候,现实可能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如电影中所展示的,我们在虚拟现实里约会、跳舞、喝酒、去不同星球、经历爱情和友情,还有凶险。
我的儿子可能会在游戏里带我去领略这些雄奇的事情,它们可能比现实更让人惊叹不已。我们能在游戏中相互陪伴,听起来,好像跟现实中的相聚没什么两样。
你看电影中那些在大街上戴着VR眼镜参与战斗的人们,难道不和当下玩着手机走路的人们一样吗?

不过那个时候的我,已经是个腐朽的老头子,如此地半醒半醉日复日,不知道能不能分清虚拟还是现实。难怪木讷的庄周同学会不断地自言自语:“蝴蝶是我,我就是蝴蝶。”

嗯,“其实,刚才说的,全是梦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