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决定去爬箭扣长城,跟同事们一说,居然有意向的还不少,于是趁热打铁,让他们早日决定。最终定下来的,包括我,一共六人。

大家都是零徒步和登山经验,就我曾经数次骑行攀登岳麓山,所以,由我主导,开始本次的徒步之旅。

箭扣长城在哪?和八达岭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以上,任何搜索引擎都能给出答案。但,所有互联网上的言论和画面,都远不及亲身经历过之后才体会到的凶险。这是我们去了,然后安然回来了,得出的结论。

当然,到之前,觉得网上所言,也就那么回事。

虽然如此,但还是做了些准备。

周五中午,我们去了距离最近的迪卡侬(入门运动装备首选)店挑选一些必要装备,登山鞋、登山包、登山杖以及一副当时可能觉得没必要但最后证明最不可或缺的攀登手套。然后京东到家买了一些必要的食物和水,其中有一样解渴利器不得不提——水果黄瓜,只是一个尝试性的行为,便决定了我今后的所有爬山类运动,都会带上它。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便是回到工作状态,然后下班,各回各家,静静期待第二天黎明的到来。

第二天6点,闹钟把我叫醒。妻儿都还没睡醒,于是蹑手蹑脚自己泡面,等待的过程中,又从家里备着的药箱里,找了一把创可贴,放进了包里。

噢,对了,还有支付宝里能买到的一日的意外险,价格便宜,买个心安。需要提前一天购买,流程相对简便。

然后就出发了,接上离我住处最近的四位同事,驱车前往。出发时间,7点20,导航目的地,赵氏山居。

由于时间尚早,一路高速畅通无阻,下了高速后就已经快到雁栖湖了,然后一路蜿蜒的小道,在半山腰和另一个同事相遇,又二十分钟左右,抵达目的地,时间,10点20。

抵达的时候已经有不少车辆停放了,有附近的村民过来收取停车费用,每辆单次10元,不议价。本来看各个资料说是未开发长城,不允许攀登,以为去的人会少,结果还挺多,甚至来了个大巴,一车的人,夕阳红队伍,还有穿皮鞋的。结伴同行了一段上山的路,上了长城后,在九眼楼和北京结中段分手,他们去往九眼楼方向,我们,直奔北京结。

嗯,原计划路线是这样的,九眼楼、北京结、鹰飞倒仰、天梯、小布达拉、正北楼,然后下山回到出发点,全路段不到八公里,是的,不到八公里,正常人两个多小时就能走完的路程,我们寻思用六个小时的时间,怎么也走完了。但是,箭扣完全颠覆了我们的认知!

依然是六个小时!我们走了四公里不到!

爬完天梯,已然已经下午四点了!

再往前走,按目前进度,即便是走到小布达拉,然后再下山,也得走到天黑!

我们是如何这样龟速前进的呢?

是箭扣的陡峭!箭扣的险峻!箭扣的雄伟!我们不断地攀爬,不断地跟自己做心理斗争!我以为最凶险的是在绕过鹰飞倒仰那段神仙才能攀爬登顶的坡时的那个悬崖边上的路,因为往下便是数十米高的悬崖,我们必须走稳,并且必须抓紧崖边凸出来的石头;也因为这一段路,导致了我两个同事,走到一半,退缩了,回到长城上,做了近半个小时的思想斗争。这段路我没法做思想工作,只能靠自己克服对深渊的恐惧!

原本以为他们会放弃的,甚至另一个队友都已经开始沿着下山的道找能绕过悬崖安全过来的其它小路了。但是没有。

最终他们还是过来了。时间耗费近半个小时。

我以为这鹰飞倒仰便是最凶险的了。我们在鹰飞倒仰上席地而坐,休息,补充水和食物,相互感叹这长城的雄伟、古人的不易。

但我心底还是有些不服气的,因为这一段,我过得实在太轻松,只是有队友被困住而已。

直到我们到达鹰飞倒仰和天梯中间的一个不知名道路。相比天梯,我觉得这个梯,才能称为天梯。

几乎笔直而下的石头阶梯,每条梯与梯之间的距离不一,最高的一阶,比我的腿要长。我们只能转过身来,以攀爬的姿势,一阶一阶地下,每一步,都比在悬崖边上更惊心动魄,至少,我下到一半时,心里开始有害怕的感觉,大腿已经开始发软。

从未有过的害怕。抬头看上面,队友们也都小心翼翼缓慢往下爬。

到达天梯的时候已近黄昏,本次箭扣之旅,宣布结束,下山的路,轻松太多了。

半个多小时的下山路程。

在附近饭店吃了顿饭,回到北京城里,已经晚上九点多。如果有机会,我应该是会在箭扣修缮好之前,再次前往,走完那段没走完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