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的王子也有过属于他自己的一朵花。何况在只属于他一个人的星球。他假设过他会有一个后花园,开满了那朵他最爱的花。然后搬个小板凳,坐在花丛中看每天的四十三次日出日落。他假设他的假设成立,夕阳把他和板凳还有他的花们的影子拉得很长,然后晃晃悠悠老去。可岁月是漫长的啊,谁也无法确切的知道下一个四十三次日落后自己会发生什么事情。就比如在他漫长的岁月里不经意地去了别的星球旅行,看到了别的星球上真正的后花园,那么多的花,不带重样的,满满的摇曳在一眼望不到边际的园子里,茁壮地,健康地,每天一次日出日落的。

他回到自己的星球。那星球上还是只有他的那朵花。他不在的日子里没人给她浇水,没人替她修剪枝桠,她看起来比以前瘦弱了一些。可她见到他,还是如以往一样骄傲地别过头,爱理不理。她说你看我有你没你一样能活得很好。直到他说他认识了一朵油菜花,他说他觉得油菜花比她好看。她才开始意识到他已经知道她不过是朵普通的玫瑰。

可是那又怎样。整座星球唯独她一朵花。

当然她也并不是一直骄傲到不理人。她也有温顺的时候。毕竟她是朵花。她陪他数过好几次每天的日出日落。他有时候会搬个小板凳,靠在她的身边,暖暖的。暖到她都睡着了。花睡着也是会做梦的。梦到她在大大的花园里傲然地绽放着,其他的花们低眉顺眼地簇拥在她的周围,她是最美最耀眼的那朵。可在梦里他也还是搬个小板凳,慢条斯理地坐在她的身旁,看每天都能看好几十次的日落。梦里面她都生气了,她认为一个真正的男人,是应该有好多的事情要忙的。她不需要他每天按时浇水,修剪,她的娇气都是他溺出来的。梦着梦着她就醒了。可他却睡着了。像个孩子一样。她偶尔也会心疼他。可她不说。她是一朵花嘛,花就该好好绽放。嗯,就算整个星球只有他能看到。她没想过有一天他会永远地离开这颗偏僻的星球。

可她只是一朵花啊,她不知道岁月是漫长的。

他没敢跟他的花说他要离开。他想离开一阵子,去不同的星球旅行,去看看别的花朵,然后回来。他假设他回来的时候她还是会一如既往地对他爱理不理。任他修剪她乱了的枝桠。他假设他的假设成立。就像他假设他会有一个后花园这个假设成立一样。可是他好像忘了他的这个假设到他离开的时候都仍然是个假设。

假设多好。都活在假设中多好。都假设假设成立多好。假设都成立多好。

可岁月是漫长的啊。他会遇到一只没有安全感的狐狸,它会恳求他驯服它。他会遇到一个忙得不知道自己在忙什么的商人,一个不认识玫瑰和油菜花的科学家。他会遇到种种他没遇到过的事情。他跟人们说他有过一朵花,他很爱她。他跟人们说他一天看过四十三次日落。人们听完后说,哦。然后匆匆忙忙地继续赶路了。多美的花,多美的日落啊。可他回不去了。

嗯哼。可能也不需要回去。他可以驯服那只狐狸,然后淡忘掉他的花的模样,再接着去做个忙得不知道自己在忙什么的商人。假设这样的假设成立。也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