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这可能是一篇相当深刻的影评,或者是一篇相当惬意的游记,但因为一些于我而言的不可抗力因素,导致了只有这些只言片语的存在。这些不可抗力,可能是昨天细细碎碎的雨,也可能是今天飞来飞去的絮。

但都不重要了。

在王小波看来,春天里一棵小草生长,它没有什么目的。风起时一匹公马发情,它也没有什么目的。

那么,昏睡一下午后醒来的一篇文,它也没有什么目的。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