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看了一遍王家卫的一代宗师。

如果宫二当年真拧着性子把戏学下去,做台上的角儿,千回百转,一悲一喜,唱腻了杨门女将就换游园惊梦唱唱,或者唱她和叶问在听的风流梦,那时候我会在台下,她唱我看,想想就算那样相遇了,也不会是她说的久别重逢。我在台下看完了她的一生,到最后也一样她不知我我不知她。
一约既定,万山无阻。叶问如约而来,宫二如约在等,却无法如约再打一遍宫家的二十四手。
如果不用去看眼前路,不用去管身后身,只是两个暗生情愫的年轻男女,轻声地问候一句,哦,你也在这里,或者一句刚好我也是这么想的。那么,叶底是否能够藏花,验证一下就好了。能藏,有情人终成眷属,藏不了,再彼此踏上眼前路,或者去寻一处身后身。
也不至于让戏外的我念念不忘感觉遗憾。
那位在档期第一天就陪我去看了这场武戏文唱的电影的姑娘,无论今后你我会是怎样,请至少记得我也曾万山无阻如约而至。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念念不忘,必有回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