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深夜后常为一些事情感到焦虑。工作上的和生活上的都有。
睡不着,想起两个梦,十余年前做的一个梦,和最近做的一个梦。
第一个梦里有一位漂亮姑娘,穿着华美旗袍,身姿曼妙,风姿绰约,从从容容,走下数不尽的台阶,往我的方向走来。
那时候我不知道她是谁。现在回想起来,好像有些眉目。
应该是她,没错的,即便那时候不是,现在也是了。
梦里边她走过来,牵着年幼的我的手,缓步走,一直走,也不知道去哪。
就像刚成为少先队员那年,她替我系上红领巾一样,为未知的前程而宣誓。
那时候的我们不知道以后,一如多年后现在的我不知道现如今之后的以后,会是怎样。
懵懵懂懂,宣读伟大的誓词。

而另一个梦里边,有一个人踽踽独行着,一直在黑暗中行走,那应该是我。往前走,是黑暗,往右走,是黑暗,往左走,是黑暗。不能回头。
不要回头。一个声音从空中传过来。
于是抬头看天。一只手,破开了黑暗,拽住了我,坚定地说,走吧,走下去吧,总会好的。
好的,可是,你是谁?当时看起来像我的我,彷徨而无助。
是我。
哦,是你,可是,你是谁?
我,是我,是我。
是的,反反复复,卡带一般,问着这样愚蠢而又得不到答案的问题。
她们应该都是她。

我想过无数个关于她后来的生活。
我猜这时候的她,应该是在没有雪下的南方的空调房里,安详入眠。
我也猜那时候的她,应该是去了丽江,和那个她爱的而于我而言陌生至极的男生。
我还猜了一些不太美好的事情,不过可能没有消息,便是好事。
太多人在生活中牺牲,或者仅仅单纯死去。
我怕我也会。

以上,便是近期让我感到焦虑的两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