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盒马鲜生买回来的鲜活的小龙虾,自己清理干净了,用来做光是听到名字就会流口水的麻辣小龙虾。

清洗虾的过程很简单,但是相当粗暴和残忍,比如说去虾线,是捏着尾鳍中间那块,左拧,然后右拧,感觉到松动时,顺势轻轻一抽,长长的虾线就出来了。虾线是什么?是虾的肠道。脑补一下画面,是挺残忍吧。

虾在我们那边的方言里叫“虾弓”,可能跟它们弓身时的大力有关。这份大力,在手持着小龙虾清洗腹部和背部时尤能感受到。不过话说回来,弓着身子、背壳黝黑发亮的小龙虾,真不像虾,像虫子,嗯,蝉蛹。

去年的时候开会去过昆明两回,饭桌上必不可少的便是一些奇奇怪怪的虫子。作为外省人,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阵势:松蛹、竹虫、蝉蛹、蚂蚱、蜂蛹、柴虫以及名字好听极了但反而是种蜘蛛的花姑娘。这些平时可能多看一眼都不能够的虫子们,以摆盘的方式呈现在你面前,即便是同伴们各种盛情邀请尝试,也是万万不可能去动筷子的。

但反观其他的菜品却又精致得不行:汽锅鸡、菌菇宴、烧鸡枞、泡鲁达、竹筒饭、菠萝饭、烧饵块,又是一波口水直流。

去昆明肯定不能错过的美食应该就是米线了,去过那种街边日常十来块钱的米线店,品类大致有过桥米线、豆花米线,以及没来得及品尝的饵丝。米线里会放薄荷叶。从未有过的清凉体验,非大碗不能解馋。

说到昆明菜品的精致,还有他们的各种以花入食材。茉莉花、石榴花、玫瑰花、金雀花!当然,不仅是鲜花饼,仅一道茉莉花炒鸡蛋,也让我心心念念的。

好像说偏了。

不过写完上面的那些精致的并且好吃极了的云南菜,已无心再续上小龙虾的后续了。

管它像虫子还是虾。我现在只想吃云南菜。